熱點資訊 搜尋南京有價值的資訊
本地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南京熱點資訊 > 四川江安縣一女子疑被拐他鄉 丈夫四處奔波尋妻

四川江安縣一女子疑被拐他鄉 丈夫四處奔波尋妻

2019/6/28 12:27:16   來源:本站  評論(1我要評論    字號:T / T
“2016年11月,我妻子楊某去本縣大妙鄉趕集時疑被拐失蹤,留下我與三個未成年的孩子相依為命。為尋找妻子,兩年多來我四處奔波,身心俱疲,至今未果。懇請上級領導對此予以高度重視,盡快查明事實真相,幫我找回妻子,使一家人早日團聚。”近日,四川省江安縣仁和鄉佛耳村學堂咀組村民鐘永強致函上級有關部門反映說。

     
在提交給上級有關部門的一份書面反映材料中,鐘永強陳述了事情經過:我叫鐘永強,男,漢族,生于1971年8月,初中肄業,是四川省江安縣仁和鄉佛耳村學堂咀組的一位普通村民。1999年經岳父楊某春介紹,我與他女兒楊某認識,我們確定戀愛關系并一起生活。2000年10月13日,經雙方同意,在云南省鎮雄縣果珠鄉辦理結婚證。2001年11月,生育第一個孩子,起名鐘某麗(女);2004年9月,生育第二個孩子,起名鐘某洪(男);2007年9月,生育第三個孩子,起名鐘某慶(男)。
由于家里沒有收入,本人只有常年在外打工養家,妻子楊某在家養育兒女,生活雖然艱苦,也較和諧。由于楊某沒有身份證,于2016年一個人到云南鎮雄縣辦理二代身份證,改名楊某英,年齡改小2歲。本人在外打工,2016年11月26日回家,楊某在2016年11月28日大妙鄉趕集無故失蹤,電話關機,第二天也沒回來,電話一直關機。多方尋找無結果,在11月30日得知楊某新號碼,電話打通無人接。無奈之下,于2016年11月30日11:40分在案發地派出所報案。在電腦里查看去向,得知楊某持身份證于2016年11月28日下午6:29分在成都火車北站9號窗口買了車票,去向不明。
2016年12月2日,本人到當地公安部門報案尋求幫助,說明事由,他們記下事發經過,并告訴我帶孩子采血樣。12月5日,本人帶著三個孩子去當地公安部門,經過一番周折立案受理。之后,本人也在多方尋找有關本案的線索。12月12日,本人到大妙移動營業廳查看楊某使用的手機號碼,是堂弟鐘某方身份證辦理的。12月18日,本人帶著鐘某方到江安移動公司打下了該手機號碼的通話記錄(通話清單也提交當地公安部門),逐一查詢核對,一直走訪了解楊某在家不正常行為,三個孩子也發現母親與別人微信聊天和電話交流不正常行為。
根據通話記錄查詢核對,案發前一個持135開頭的手機號碼,長期與楊某保持不正常的通話聯系。從通話記錄顯示,楊某曾用182開頭的手機號碼,每天有1個多小時通話,每天有2—4次通話,并在暑假到底蓬中學騎摩托車接我女兒回家。三個孩子講,此人在我們家吃飯,跟兩個兒子爬山。三個孩子看到此人頭像,也認出了這人,說話也不是外地人。我又了解到,楊某乘我不在家時,夜不歸宿,不知在底蓬誰家過夜,孩子托鄰居照看,第二天才回來。此人與楊某什么關系,與本案有直接或間接關系?2016年11月27日,持136開頭手機的人聯系楊某,就是現在和楊某在一起的男人。在楊某出走當天,11月28日早上8點左右,持131開頭手機的人聯系楊某,我打電話聯系,此人是車主。此人是否在案發現場接楊某離開大妙,是否有作案嫌疑,在本案中扮演什么角色,此人此車是否有作案嫌疑?
據我了解,2016年9月的一天(具體日期不詳),有二男一女駕了一輛車到我家附近與楊某會面交談,內容不知,但十分可疑,我家孩子鐘某慶和村民熊某剛親眼所見。這二男一女與本案有無關系,是否早有預謀,當時是否有把人帶走的意思?看到有人只有放棄。
我妻子楊某失蹤后,本人立即與她娘家人聯系,說明情況。2016年11月30日晚7點左右,楊某大哥楊某學撥打楊某當時182開頭的手機號她未接,立即用136開頭手機回撥楊某學。楊某學接通有意不說話,只聽對方有五六人在一起說話,都是我們當地口音。當時楊某他們應該到河南新鄉目的地,為什么這個時候有這么一伙我們當地口音的人同楊某一起在河南新鄉出現?
2016年12月18日,本人撥打上述136開頭手機機主,要求他們說明11月30日是否與楊某在一起,此人矢口否認,他為什么否認?是否有隱情還是有直接關系?2017年1月2日8點左右,一個持157開頭手機的女人,自稱是上述136開頭手機人的老婆,說我打電話騷擾她老公,要起訴我。為什么事隔十多天才打我電話?為什么楊某不用自己的電話回復她大哥,要用上述136開頭的手機號碼立即回撥她大哥?我懷疑此人與本案有直接關系!
在等待5個多月沒有消息的情況下,本人于2017年5月17日再次到當地公安部門了解情況,并提供新的線索和證據,無果。不得已找到縣信訪辦領導,說明情況。2017年5月24日,民警通知我到大妙鄉派出所調查本案有關線索。2017年7月28日,本人接當地有關部門“江公信復(2017)5號”《關于鐘永強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回復:經調查,您與妻子楊某(云南正雄人,生于1980年4月)于2000年10月13日在云南正雄辦理了結婚證,之后與楊某一直居住在江安縣仁和鄉生活。2016年楊某回云南正雄辦理了二代身份證時,改名楊某英,生日改小兩歲。2016年10月,楊某英離家出走,經您與其子鐘某慶多次與其電話、短信聯系溝通,楊某英明確表示自己不回家,要與您離婚。楊某英系個人離家出走,并非您信訪反映妻子被拐騙。
看到回復信件后,本人當時表示不服。我提供的嫌疑集團分子不提一人?而且在網上和信息上就確定沒有他們作案動機,是否作出詳細調查?是從本人和兒子通話和信息就斷定楊某不是被拐騙,本人要求查明真相,再次向有關部門提供線索。當地公安部門再次派干警在河南、云南兩地調查,2017年8月13日,口頭答復楊某在河南新鄉長垣縣和一個叫崔某軍的人一起同居、生活,并播放一段兩人的視頻,持136開頭手機的人是納溪縣大渡口人龍某貴,持157開頭手機的女人是江安二龍口的沈某坤。本人問及其車主、持135開頭手機的人,未得到答復。經本人走訪了解,所謂崔某軍的人是底蓬文武村土地嘴,原名李某,現在叫李某龍,1974年7月生,已婚,現有五個女兒,老婆唐某容。持157開頭手機的女人叫李某芳,李某龍姑姑,結婚文武村壩上組,已離婚。本人多次向有關部門鄉、縣、市、以及省巡視組反映,至今未受理。
據本人了解,2016年中秋節,仁和月亮村一晚上在家疑失蹤兩個婦女,前一時間也疑失蹤一婦女和一個孩子,家里留下三個孩子,都報案沒結果。一個姓白的妻子疑失蹤,留下四個孩子未成年,無人看管。2018年12月4日,當地舉辦寶貝回家,看到多少失蹤的婦女兒童,有多人報案也沒結果的。2019年5月7日,當地有關部門領導找我談,意思別再追究,讓我與楊某離婚,幫忙請援助律師。當我提及追究犯罪嫌疑人和有關人員涉嫌偽造證據時,同樣不歡而散。
“我們的三個孩子未成年,正是讀書用錢之際,遭此磨難與不幸,讓我感到身心俱疲。”鐘永強說,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以及大力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今天,懇請上級領導對此予以高度重視,盡快查明事實真相,幫助其找回妻子,使一家人早日團聚,同時對涉嫌違法犯罪及違紀的人員依法依紀嚴肅處理。


0
0
分享到:
掃一掃 下載APP 掃一掃 關注本站微信

網友留言評論

已有 1 網友評論 1人參與  查看更多網友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并遵守 相關規定
聲明:頻道所載文章、圖片、數據等內容以及相關文章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和網友自行上傳,并不代表本站立場。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請留言或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刪除處理。
頻道合作:中國網-中國視窗  今視網  中國報道網  央視網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  
山东群英会查询